名人名商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名人名商 首页 中国之音 查看内容

2017年人民币路在何方?

2016-12-31 23:3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9| 评论: 0

摘要: p.p1 {margin: 0.0px 0.0px 0.0px 0.0px; line-height: 18.8px; font: 16.0px Times; -webkit-text-stroke: #000000} p.p2 {margin: 0.0px 0.0px 0.0px 0.0px; font: 12.0px 'Times New Roman'; -webkit-text-stroke ...

2017年人民币路在何方?



  人民币汇率在2016年的最后一周进入“休眠”状态,连续两天波动幅度都在10个基点以下,一直保持在6.94~6.95之间。今年只剩下最后3个交易日,此前一段时间关于年内“保7”的争论,现在看来已有了答案。回顾2016年,或者再往前几个月回溯至2015年8月11日,得益于这场汇改以及随后新的人民币中间价形成机制,人民币市场开始向市场化方向迈进,这一年的波动幅度、交易量都大大攀升。

  市场化之路并不顺利,从2016年全年来看,随着汇改大门的开启,人民币汇率也进入了贬值通道且贬值幅度不断扩大,央行外汇储备相应地急剧减少。最后监管层仍通过严格的资本管制控制市场,甚至有矫枉过正之嫌。展望2017年,支撑人民币的内外环境较今年更为恶劣,坚持市场化放任贬值,还是加强管制稳定市场,监管层或许面临着艰难的抉择。

  2016:贬值加剧

  2016年是人民币自去年“811”汇改以来第一个完整的年份,因此外汇市场也就必然会出现很多意想不到的新情况。回首这一整年,尽管中间偶有小幅的企稳反弹阶段,在整个趋势上无疑是大步向下的,“贬值”可能也是这一年人民币汇率给市场留下的最深刻印象。

  据Wind终端数据,截至12月27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自年初以来贬值幅度超过7%,达到7.04%,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从年初的6.50降低到当前的6.95。此外,据记者计算,CEFTS人民币汇率指数、BIS(国际清算银行)货币篮子人民币汇率指数、SDR(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人民币汇率指数,从年初到目前公布的最新值,分别贬值5.85点、5.23点和3.09点。

  值得注意的是,人民币兑美元虽然全年在大趋势上都处于贬值态势,但是下半年尤其是10月份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生效以后的贬值幅度远远超过前期。具体而言,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在突破6.7之后,继续向下突破6.8、6.9等关键点位就显得轻而易举。彼时,市场观察人士对此点评称“人民币开启了新的贬值模式”。

  从人民币对篮子货币汇率来看,上半年大幅贬值,下半年则几乎保持不变。也就是说,人民币汇率变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美元汇率变动。当美元指数显著升值时,人民币主要盯住篮子货币,而对美元贬值。反之,美元指数显著贬值时,人民币会选择盯住美元,而对篮子货币贬值。而这两者是今年上半年和下半年分别发生的情况。有人称之为“人民币非对称性贬值模式”。

  如今再回过头来看,市场对汇改以后人民币的贬值趋势是有所预期的,其逻辑也正是本轮人民币贬值最根本的原因,即在此前的汇率机制下,从基本面出发,人民币自身积累了一定的贬值压力,开启市场化之下,这种压力必定要得到释放。“最近这两年的人民币连续贬值,对应的是之前10年的连续升值,这本身就体现了涨跌循环,也是汇改的进展之一。”登富特(中国)CEO、外汇投资专家敬松对记者表示。

  尽管对贬值有所预期,市场对人民币后期的贬值幅度预期仍显不足,与此相应的是,监管层不断强调“人民币不具备持续大幅贬值的基础”,却再三地被市场实际情况打破。这是因为市场化的外汇市场,是成对波动的,不仅受到自身基本面的影响,同时还受到其他市场的影响,与人民币后期贬值幅度加大相对应的就是海外黑天鹅事件频出、美元攀升。

  除了贬值加剧,人民币汇率市场这一年还发生了另一些同样重要的变化。比如中间价形成机制的调整使得人民币汇率相对以前来说更加透明,也就更加可预期,一定程度上打消了市场的疑虑和恐慌。这种参考前日收盘价和一揽子货币价格的中间价形成机制,即使在汇率连续大幅波动的情况下也没有被打破。再比如,人民币国际化取得重大推进,国际市场对人民币的接受和使用度明显得到提高。

  以上这些均是人民币汇改之后的这一年里取得的成效,但是在资本外流、外储下降的压力下,汇率市场化之路远不能说顺利。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目前监管层对资本流动的管制有矫枉过正之嫌,一些正常的跨境支付渠道都受到影响。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主任肖立晟对记者称,压力之下对资本管制的收紧是必要的,但是这应当仅限于那些非法的行为,正常的渠道应当被保障。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张明认为,今年这种“非对称性贬值模式”最大的问题在于,给市场主体创造了一种无风险套利机会,即买入美元卖出人民币的交易将会是只赚不赔的。他认为,这种模式非但不能稳定人民币汇率预期,反而会加剧市场上的贬值预期以及做空行为。

  对当前这种中间价形成机制,张明认为,其根本问题在于将“自由浮动”与“盯住一篮子”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汇率制度,用各自50%的权重生硬地捆绑到一起。这种混合型制度好处在于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预期分化,最大坏处在于,它既缺乏经济学理论的支撑,也没有国际先例可循。在特定情形下,可能既难以出清外汇市场,也难以稳定对外贸易。









  2017:市场化前途难料

  年底最后几天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暂时进入了“休眠”状态,但这主要是因为国外市场正处于圣诞假期,市场交投清淡。人民币的贬值趋势和风险仍然不可小觑。多位外汇交易员和分析人士向记者表示,人民币对内仍有贬值压力,2017年人民币大概率仍将有不小的贬值幅度。

  肖立晟对记者表示,明年的汇率环境比今年更为严峻,不确定性更多。因为今年的汇率有两大支撑点,一个是前期美元相对弱势,只是后来英国退欧和特朗普当选之后开始强势,另一个是资产价格有较大上涨,这对经济走势有支撑作用。但是现在看明年,汇率的这两大支撑因素都不复存在。美元指数初期会继续走强,经济自身的增长动力相对疲软,看不到更多的增长亮点。与此同时,人民币汇率机制本身仍有一些漏洞,即过度依赖美元走势。“在这些因素的困扰下,明年的汇率形势不会乐观。”

  2016年,市场上一度有过关于“保汇率”还是“保房价”之争,也就是说如果要保证汇率稳定,央行就得提高利率,可能导致房价崩盘,如果保障房地产市场稳定,就要降低利率,那么可能汇率就会继续大幅贬值。看起来,监管层似乎难以抉择。

  一位市场分析人士对记者表示,监管层的态度无疑还是以保证汇率稳定为主。这事实上就相当于默认将市场化的过程拖得更久。“他们的考量可能是外储尚能应对,同时也博弈美元加息不会那么频繁,而稳定的汇率对防止资产价格大起大落、保障经济稳定运行有好处。”

  肖立晟指出,明年货币政策的空间更为有限。目前资本管制的强度不宜过大。目前我国外汇储备余额已经接近3万亿美元的重要心理关口,这一关口可能在明年一季度突破。他认为,最好的办法就是增强汇率的弹性,释放贬值压力,让汇率自身承担美联储加息的冲击,而不是让利率和货币政策来对冲。事实上,在汇改这一年多的波动中,市场上的企业和个人已经逐渐开始适应较大波动的外汇市场,也开始形成管理外债和外汇资产的意识。“任何一个国家汇率脱钩都是会产生一定波动的,但因果关系是明显的,必须先有开放的市场,才能产生相应的市场主体。”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