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名商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名人名商 首页 中国之音 查看内容

雾霾之下没有人能自强不“吸”

2016-12-24 23:0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7| 评论: 0

摘要: p.p1 {margin: 0.0px 0.0px 0.0px 0.0px; text-align: center; line-height: 13.5px; font: 10.5px Times; color: #232323; -webkit-text-stroke: #232323} p.p2 {margin: 0.0px 0.0px 0.0px 0.0px; line-height: 16 ...

雾霾之下没有人能自强不“吸”




导语:入冬以来,中国许多地方出现严重雾霾天气,PM2.5大大超标,其中以北京及其周边地区最为严重。中国工程院钟南山先生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大气污染比非典可怕得多,非典可以隔离,但是大气污染任何人都跑不掉。的确,没有人在这种环境下还可以做到自强不“吸”,只是公众在了解危害之后更需要知道,下一步怎么办?









北京空气污染令世界吃惊,每个人都生活在“毒气”中


在最近一周,北京出现了一年来最严重的雾霾天气,空气质量为“极重污染”或“危险”级别。有毒空气遮蔽了阳光,将能见度降至200米,并让北京2000万居民透不过气来。有的居民在呼吸后紧锁眉头;有的说空气中弥漫着烧轮胎、工业清洁剂和汽车尾气的味道;有的则抱怨空气中的污染物刺痛了眼睛。

根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在北京城郊结合部的一家医院,整个周末,呼吸科都人满为患,即便这家医院去年将呼吸科的规模扩大了一倍。根据北京市环保监测中心数据显示,自1月12日以来,北京西直门北、南三环、奥体中心等监测点PM2.5实时浓度突破900微克/立方米,西直门北交通污染监测点最高达993微克/立方米。


研究证实“空气污染致死”,中国每年或“早死”35万至40万人


呼吸本身不能杀死人,但污染严重的空气有时可以。根据财新《新世纪》周刊报道,早在2007年,世界银行和当时的中国国家环保总局共同进行了一项研究,形成的结论之一是:以PM10为指标衡量的空气污染,每年在中国导致35万至40万人“早死”。

2012年12月18日,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和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共同发布一份研究报告指出,如果2012年北京、上海、广州、西安四城市空气质量相对于2010年没有改善,因PM2.5污染造成的“早死”人数将达8572人,因“早死”而致的经济损失达68亿元人民币。


自身排放的有害物质是造成空气污染的根本原因


导致空气质量下降的污染物有二氧化硫、二氧化氮、一氧化碳、可吸入颗粒物、臭氧等。在一些地区,尤其是大城市,工业生产、机动车尾气、建筑施工、冬季取暖烧煤等排放的有害物质难以扩散,导致空气质量显著下降。这几天,可吸入颗粒物PM10和PM2.5是首要污染物。

机动车为北京和京津冀主要城市的最主要污染源,其中私家小汽车占有相当大的比例;其次为工业源,主要为冶金、窑炉、化工、制造和电子工业等;其三为热力发电场;其四为居民源,包括餐饮、建筑装修,等等。上述污染源的存在和排放,正是京津冀这次严重灰霾污染发生发展主观原因(内因),如果区域人为排放污染源不是如此强烈,天气过程再怎么变化也不会引起如此强烈的大气污染。

不利于污染物扩散的气象条件加剧了雾霾天气

极其不利于污染物扩散的天气过程和气象条件是本次大面积灰霾污染形成的客观原因。

中国华北、山东及河南等地受低压辐合或均压场影响,天气系统较弱,近地面大气非常稳定,风速小,以弱偏南风为主,严重阻碍了空气的水平流通。

空气湿度大(如1月11日夜间空气相对湿度最大值为85%,通常只有20%-30%),逆温层厚,进一步阻碍了空气垂直方向的对流输送,混合层高度低;空气大气污染物容量急剧减小,污染物“横竖”都出不去,导致了局地和区域污染物的迅速积累,造成空气污染严重。

具体到北京而言,北京周边存在着污染大户。比如山西、河南、河北、山东。如果不能和这些传统污染省份联动起来,北京污染问题是一个死结。北京三面环山,一面是平原,一个偏南风,就可以让北京PM2.5数值处于严重污染状态。但一股西北风冷空气也容易让北京回归蓝天。它的地理条件就不利于污染扩散,再加上城市高楼林立,污染更难扩散。

无论官方还是民间都没有足够重视空气污染

现实是,这个全国性问题至今尚未得到全社会的一致重视和认真对待。各地特别是受灰霾影响的地区,大致表现出三种典型态度:一是“空洞表态式”,即对于灰霾及其带来的危害,仅有“必须严肃对待”之类表态,却未见明确的行动计划;二是“等靠要式”,即片面强调本地资源紧缺,财力不足等困难,坐等国家给钱给政策;三是“埋怨外地式”,好像本地对灰霾毫无“贡献”,都是邻近地区甚至更远地方不注意保护环境所致。这三种态度即使多少有些理由,放在雾霾已影响七分之一面积国土的背景下,也只能称为鼠目寸光、不负责任。

相互扯皮,雾霾问题就无法解决

环境污染历来被看作“全球问题”,这不但因为环境污染的影响没有国界,一个国家遭遇的污染非常容易进入另一个国家,而且因为各国的环境缺陷往往形成复合结构,带来综合性环境效应。由此来看当前国内的灰霾天气,就不能将污染的成因要么单纯归因于外地的产业或生活方式,要么单纯归因于国家层面的缺乏规划、指导和监管。

消极思维既对避免当下污染的恶劣影响毫无助益,抱怨和等待也不能减少呼吸道感染的病人。如果地方与中央之间、地方与地方之间只管相互扯皮,必要的行动方案就只能被搁置,更遑论如何实施,何时见效。面对灰霾持续不退和PM2.5数值居高不下的现状,现在迫切需要从政府到企业,从社会到个人,树立起“全国一盘棋”的整体观念。



解决空气问题必须告别“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中国并不是第一个遭遇污染问题的国家,历史上,英国、日本等很多发达国家,都曾经遭遇过严重的环境问题。不过,与这些国家相比,中国面临的局面要更加复杂。当今中国的主要燃料包括煤、石油、天然气甚至木柴和秸秆,这些复杂的原料带来了更为复杂的污染物,给治理提出了很大的挑战。同时,中国庞大的人口和快速城市化的进程也给污染治理带来了更多困难。

目前,中国市场上出售的燃油含硫量标准是欧美和日本等发达国家的几十倍,不饱和烃的含量也比其他国家高,这样的燃油在燃烧过程中容易产生更多的超细粒子(纳米级粒子),粒径小于400纳米的超细粒子人的肉眼看不见,但当这些超细粒子遇到空气中的水蒸气后,颗粒物中的硫酸盐和硝酸盐等就会吸收水分、膨胀开来,形成散射阳光、危害人们健康的大气灰霾,其本质就是悬浮在大气中的PM2.5细粒子。

在专家看来,这才是中国城市中PM2.5问题的“最根本的问题”。而在现有的控制策略中,雄心勃勃的地方政府并没有将此列为治理方案的重点。




浓雾中,是时候反思中国的发展方式

最近30多年,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在“效率优先”的发展战略指引下,工业化和城市化迅猛推进,各类资源富集在若干地区,主要是大型和特大型城市中。物流、资金流和信息流的集中,造成空前的人流向局部地区集中。经济活动增强之后,财富高度集聚,生活方式的变迁带来资源和能源的巨量消耗,各类废弃物包括废气的排放跟着水涨船高。近年来成为公众关注焦点和空气污染首要因素的PM2.5上升,就是这样形成的。

早先北京市环保局提供的数据表明,煤炭污染是北京PM 2.5的第二大污染源。石化能源造就的第二次工业革命,揭示了一个无奈的事实,借用《技术与文明》一书作者芒福德的话说便是,“一个地区一旦晴空万里,很可能就意味该地区工业不景气。”今天的中国,发展工业仍是头等重任,在环境保护日趋窘迫的今天,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已是国情所向,理应成为各方共识。








美丽中国不能在迷雾中前行

中国共产党在十八大报告中明确提出要建设“美丽中国”,而“美丽中国”包含的概念虽然是多方面的,但是环境友好显然是最基础的条件之一。近年来,内地环境事件频发,环境保护越来越成为公众关注的一个热门话题,建设“美丽中国”显然应该不能忽视,甚至要十分重视这个方面。

过去20年,我们一直在讲“不能走发达国家先污染再治理的老路”,而最近几年,严峻的现实告诉我们,污染伴随着中国的发展业已形成,再也没办法期待它的不到来或者无视。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重视并治理环境问题,因为“美丽中国”必然是一个山清水秀的中国,而不是一个迷雾重重的中国



结语:面对雾霾,我们再也不能束手无策的等待北风救驾了,即使暂时吹走了污染,也吹不来一个“美丽中国”。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